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春节
  • 除夕
  • 元宵
  • 端午节
  • 七夕节
  • 教师节
  • 中秋节
  • 国庆节
  • 重阳节
  • 光棍节
  • 腊八节
  • 新春
  • 小年
  • 二月二
  • 妇女节
  • 新年
  • 情人节
  • 劳动节
  • 母亲节
  • 父亲节
  • 儿童节
  • 万圣节
  • 感恩节
  • 复活节
  • 圣诞节
  • 元旦
  • 新年贺词
  • 新年寄语
  • 春节贺词
  • 春节寄语
  • 生日贺词
  • 开业贺词
  • 满月贺词
  • 结婚贺词
  • 红包贺词
  • 寄语
  • 贺卡
  • 对联
  • 春联
  • 灯谜
  • 祝福短信
  • 中考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生日祝福语
  • 拜年祝福语
  • 给朋友的祝福
  • 给老师的祝福
  • 给领导的祝福
  • 英语祝福
  • 新学期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给父母祝福语
  • 节日祝福语
  • 节日贺词
  • 节日诗歌
  • 节日习俗
  • 节日晚会
  • 放假安排
  • 火车票订购
  • 12306订票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祝福语 > 英语祝福 >

    那些不能湮没的小历史_历史湮没的书法家

    分类:英语祝福 时间:2019-05-21 本文已影响

      原来大人物也会吵架  周正章《话说日丹诺夫情结——周扬与胡乔木的1983裂变》一文梳理了胡乔木和周扬大半生的“中国的日丹诺夫”地位之争及其在1983年的大结局。
      1983年是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周扬做了题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的报告。3月10日,胡乔木到周扬家谈他对周扬讲话的看法。3月16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周扬的报告。中宣部在胡乔木指示下向中央书记处呈报了《中宣部关于人民日报擅自全文发表周扬同志长篇讲话的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这个报告提出三条处理意见,其中第三条是:周扬同志不顾自己的地位,在乔木同志代表耀邦同志提出要他修改后再发表的意见以后,不认真考虑这篇讲话发表可能产生的影响,自食前言,不作修改。对周扬同志在这样关系重大问题上不严肃、不负责的表现,希望他有所认识,表示正确的态度。这个报告未得到中央通过下发,原因是胡耀邦阻拦了。他提出报告要与被处理人见面,要核对事实。于是,1983年3月26日,胡乔木主持,召集周扬、秦川、王若水、邓力群开会。
      关于这次会议,秦川在《1983年“清污”运动追忆》中写道:
      (周扬看了报告后,)我发觉他气色有些不对,想站起来说话,又坐了下去。突然,他举起那本报告,掷在乔木面前,连声说:“这样做法不正派,不正派,这样做法不正派!”
      坐在对面的乔木大概震惊了:“你说什么?说中央不正派?”
      周扬愤怒了:“你们这样不正派!”
      瞪大眼睛的乔木把头伸过来,面对周扬:“你这是反中央!”
      周扬:“你不要戴帽子!我是反对你胡乔木这个具体的中央委员。”
      乔木:“你这是反中央政治局!”
      周扬:“我只是反对你胡乔木这个具体的政治局委员!”双方剑拔弩张,气氛紧张,这在党内会议上是少见的。
      我坐乔木对面,从来没有见过乔木同志这样疾声厉色,令人坐立不安,赶忙出来打圆场:“你们都是我的老上级、老领导,还是团结起来坐下说吧。”乔木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接过话茬说:“是啊,我和周扬早在上海就一起工作了。”
      胡乔木稍微冷静一下,问:“告诉你不要发表,为什么还要发表?”
      周扬说:“你来我家时没有说过不让发表,你只是说异化部分要联系实际,加强一下,修改以后发表。我没法修改。既然大会都讲了,讲话稿也印发了,报纸为什么不可以发表?”
      这时一位同志插话说:“我当时做了记录,对照记录稿,乔木同志说过不要发表。”
      周场再次为自己辩护:“乔木说的是异化问题要联系实际。”
      原是周扬在鲁艺的学生的贺敬之也表态说:“中宣部作了记录,我相信记录是真实的,也相信周扬同志不会说假话。”
      会场归于沉寂。邓力群突然站了起来,声音大得惊人:“周扬同志,我多年来都尊敬你,你是我尊敬的老同志……”这句开场白之后是一番劈头盖脑的批判。最后他说:“希望周扬同志认真学习邓小平同志在中顾委成立时的讲话,不要干预中宣部工作!”
      3月27日,周扬给胡耀邦、胡乔木和邓力群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承认:“这样一篇重要讲话,虽是一篇学术性的探讨文章,但以我的身份宣讲,是不够慎重的。”1983年10月,一场不是运动的运动从天而降。周扬为形势所迫,于11月6日在《人民日报》发表《周扬同志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 拥护整党决定和清除精神污染的决策 就发表论述“异化”和“人道主义”文章的错误做自我批评》的公开检讨。一篇报告竟演化为“清污”的导火线!周正章评点:如果这篇大报告不是周扬而是胡乔木署名,就不会发生这场不是运动的运动。
      要论革命资格,冯雪峰比周扬老,周扬比胡乔木老,在上海左联时期,周为冯所提携,胡为周所提携。要论政治地位,后来则完全倒置过来了。半个世纪后,胡周二人为周扬是反对中央还是反对胡乔木而争究,可是,早在五十年代,冯雪峰就被迫向周扬承认了:反对周扬就是反对党。历史总是惊人地对称!
      周扬3月27日信中还说:“我没有听见乔木同志说他是正式代表耀邦同志来同我谈话的,而且耀邦同志退回我寄给他的清样也没有这样的批示。”
      很显然,如果周扬知道这是胡耀邦的意思,文章就可以不发表,与胡乔木的争端就可以避免。总之,一切取决于有没有胡耀邦这一因素。那么,周扬与胡乔木的争论,到底还是不是关于“异化”和“人道主义”的真理之争呢?
      周扬不是不能对政治权力低头,他只是不想对胡乔木低头。历史的不可靠之处就在于没有什么真理可言,真理之争的实质,往往是权位和意气之争。
      大人物吵完架之后还会“过家家”
      1984年1月3日,胡乔木发表批判周扬的文章《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大获全胜。而周扬已一病不起。春节前的1月26日,胡乔木给周扬写了封抚慰信并附诗一首。周正章评:这也可视为文人气息,尚未脱尽之举。日氏(指日丹诺夫)政治家之流是不会来这一套的。诗分两段,第一段是作者问剑,第二段是剑的回答。
      谁让你逃出剑匣,谁让你\割伤我的好友的手指?\血从他手上流出,也从\我的心头流出,就在同时。\请原谅!可锋利不是过失。\伤口会愈合,友谊会保持。\雨后的阳光将照见大地,\更美了:拥抱着一对战士。
      这一举动童话得就像过家家,这首诗温情得稍微有点滑稽。但很显然,“更美了:拥抱着一对战士”并不符合周胡之间的现实关系。可是,这“更美了:拥抱着一对战士”的情形确乎发生过,不过,不是发生在周胡之间,而是发生在周冯之间。
      1975年周扬出狱时,冯雪峰已患癌症,将不久于人世。周扬在《致友人的一封信》中写道:我听说他在文化大革命中也受了冲击,对三十年代“两个口号”的论战中他所犯的错误也有所检讨。他没有乘“四人帮”恶毒诽谤我的时机,对我落井下石,把一切错误和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虽然,他在当时的情况下,也说了一些所谓“揭发”我的话,其中也有传闻不实之词,但并不是存心诬陷我。我觉得他还是比较公道的。……冯雪峰同志病中,我去看望了他。我预料到他在人世间的日子只能以日计算了,我将和他永别。我对他说,我们相交数十年,彼此都有过过失,相互的批评中也都有说得不对或过分的地方,我们要从过去经验中吸取教训,互相砥砺。我一时抑制不住我的情感,他也被我的情感所激动。雪峰同志的那篇寓言,大概就是在那种感情激动的状态下写的,现在竟成了他的绝笔之作。

    相关热词搜索:湮没 历史

    那些不能湮没的小历史_历史湮没的书法家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