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工作计划格式
  • 工作计划开头
  • 工作计划结尾
  • 工作计划怎么写
  • 总结与计划
  • 工作计划模板
  • 工作计划范文
  • 个人工作计划
  • 周工作计划
  • 年度工作计划
  • 年终工作计划
  • 半年工作计划
  • 季度工作计划
  • 月度工作计划
  • 试用期工作计划
  • 实习工作计划
  • 转正工作计划
  • 护理工作计划
  • 党建工作计划
  • 党支部
  • 团支部
  • 党风廉政建设
  • 年度工作计划
  • 业务员
  • 班主任
  • 学生会
  • 幼儿园
  • 教师工作计划
  • 医院工作计划
  • 健康教育
  • 销售工作计划
  • 会计工作计划
  • 【少年游】 终不似少年游什么意思

    分类:销售工作计划 时间:2019-06-19 本文已影响

      当我在学校里看见第一个光腿穿短裤的人时,我知道,春天来了。果然,没几天的功夫,校园里的海棠紫藤全绽开了,一眼望去,感到那艳艳的花团都要洇到心上了。满墙的爬山虎绿莹莹的,漫漫延伸着,惹得风都是绿的,一阵刮起来,合该奏起绿岛小夜曲,发生一点浪漫的故事。这样好的天气,我却是在宿舍的书桌前窝了整日,赶写上万字的《芭巴拉少校》的读书报告,真是辜负了这般明媚的春光。
      作业告一段落,小台灯下读起《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尽管耳朵里塞着耳机,可我还是能清楚地听见窗外飘来的阵阵歌声。“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歌声老是在耳边拂来拂去,神魂不知怎的就飘忽起来,曾经去俄罗斯旅游的情景重新浮现,眼前全是庄园、夏宫和红场,眼前的书是一字也读不下去了。倒是兔爷不受干扰,她正在分析契诃夫的《樱桃园》,喀秋莎相当配合地活跃了她的灵感。
      手机突然响了。“喂,我弄到《泰坦尼克号》的票了!”听筒的另一端传来熊猫兴奋的尖叫。
      尽管首映都已经过去好久了,但前来观看的人依然多得不可思议。记得首映式的那天,我们寝室认为早早地奔赴影院,就可以稳稳当当地买到票,结果一直排到电梯口的推搡挤压搅成一团的人群叫我们彻底放弃了希望,做梦一样茫然无措地站了一会儿,一行人决定去吃M记,全当慰藉一下破碎的心灵。
      “弄到几张?”我急急地问,一副要当票贩子的口吻。
      “还几张?就两张。”熊猫嗔怪,“票真的好难弄。”
      “那其他人呢?”
      “只拿到两张,我也没办法,咱俩静悄悄地去就好了。”被我这么一问,熊猫有点泄气。
      电影是5点的场,我和熊猫唯恐迟到,3点就从学校出发了。北京的街道难得畅快一回,我们在3点34分到达了剧院。
      “我说不着急吧,你非要3点就走。”熊猫嘟着嘴向我抱怨。
      “刚才是谁拦到车就走,我说先交个话费都不让。”我不甘示弱。
      “反正看电影你也得关手机,用不上话费。”熊猫似要争个高下。
      “好了好了,咱俩还是先想想这一个多小时去哪里吧。”我环视四周,全然没有逛街的欲望。
      最后我们统一了思想,决定在星巴克里消磨时光。一杯摩卡,一杯焦糖拿铁,试图回想15年前看《泰坦尼克号》时的情景,熊猫是被父母带到影院看的,她说印象最深的是杰克给露丝画人体时,爸爸一下子捂住了她的眼睛。我是在家里看的影碟,三张VCD,看完觉得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包括灾难。如今再一次经历同影片三个小时的漫长纠缠,我们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仿佛属于自己身上的一部分也离去了,而在我们的泪水中,泰坦尼克号也渐行渐远,最终驶向了天使所在的地方。
      气温愈发上升,人们的心也开始跟着浮躁。风中弥漫着“费洛蒙”的元素,恍惚间,有种不安分的躁动笼罩着整个校园。终于,直觉变成了具体的事情表现出来——学校首届泳装大赛正在筹备中。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下午,晚上就被班长拉去Subway吃饭。
      “你说,谁想出来的点子呢,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班长是校学生会的副主席,活动策划上报到了他那里,小心谨慎的班长终于按捺不住了。
      “泳装而已嘛,谁还没游过泳啊。”我努力地轻描淡写。
      “你说这有什么意义呢?对学校的发展有利?”班长开始上纲上线。
      “我是不懂这些,不过多点活动也是好的。”单纯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意思是你也要去参加?”班长拿起一根薯条狠狠地咬下去。
      “当然不会!”
      “那你还不反对?”班长有些气急败坏。
      我索性不再说话,低头吃饭。泳装大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首先我不筹备,其次我不参赛。班长见我不作声,便也安分下来,吃着他的薯条。直到我吃完,他面前的一份饭还是端上来时的样子。
      天气像娃娃脸,说变就变。上英语课的时候听见窗外狂风呼啸,我直后悔穿得太少。下课后一秒不停地狂奔回宿舍,用一件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你在COS鸟巢?”娃娃不着边际地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我一头雾水,把外套裹得更紧了。
      “你看你这发型。”娃娃一脸嫌弃的表情,“别说你跟我一个宿舍。”
      “哪有!”我把眼睛使劲地向上瞟。
      过了一会儿,娃娃又叫了起来:“鸟巢,你快来看,网上有团购精剪加护理。才30元,咱俩去吧。”
      “不去!”语气坚定。
      “亲,咱们去吧,就当陪我了,正好给你换个发型。”娃娃开始撒娇。
      周末如期到来,电话预约后,我和娃娃辗转来到那家理发店。迎宾小姐堆着一脸笑对我们说“欢迎光临”,随后立即来了两个穿黑色工作衬衣的男生领我们存包,锁柜子时娃娃嘟囔一句:“挺像那么回事嘛。”
      头发整整打了三遍洗发水,反复冲洗,我相信“鸟巢”就要离我而去了。坐在镜子前,店员开始给我们做护理,绿色的黏稠状的东西一团团地往我的头发上糊,腻在头发上好像再也洗不掉了。店员拿来电脑,问我要看什么。我说随便。他打开了芒果卫视,或许他以为女孩都爱看这个,我看了几眼实在无聊,索性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
      “您好,请您过这边来,给您洗下头发。”店员声音很轻。
      “哦。”我尴尬地揉了揉眼,愣愣地站起来。一转头,看见另一个店员正在费劲地叫着娃娃,她睡得更香。我心里暗自发笑。
      我只让理发师剪了刘海,效果还算不错,只是剪得稍短,有些遗憾。娃娃说这家店不会做生意,若是剪得恰到好处,那么不到半个月就得修一次,我们就要多来一次。那样的话我就会在学校内部解决,我回答。
      来的时候艳阳高照,可是从理发店出门后,不知怎地刮来一阵邪风,呼啸地夹杂着沙子向我们袭来。凌乱的风里,刚刚剪好的头发吹得满脸都是,也顾不得了,只觉得一路飘飘忽忽,真要乘风而去了。
      “你又成鸟巢了……”刚进宿舍,娃娃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顶着“鸟巢”又被兔爷拽去逛街。这当儿又是微风拂面,晴空万里,刚才的邪风好像是专为我刮的,老天就看不惯我有个好发型

    相关热词搜索:少年游

    【少年游】 终不似少年游什么意思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