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春节
  • 除夕
  • 元宵
  • 端午节
  • 七夕节
  • 教师节
  • 中秋节
  • 国庆节
  • 重阳节
  • 光棍节
  • 腊八节
  • 新春
  • 小年
  • 二月二
  • 妇女节
  • 新年
  • 情人节
  • 劳动节
  • 母亲节
  • 父亲节
  • 儿童节
  • 万圣节
  • 感恩节
  • 复活节
  • 圣诞节
  • 元旦
  • 新年贺词
  • 新年寄语
  • 春节贺词
  • 春节寄语
  • 生日贺词
  • 开业贺词
  • 满月贺词
  • 结婚贺词
  • 红包贺词
  • 寄语
  • 贺卡
  • 对联
  • 春联
  • 灯谜
  • 祝福短信
  • 中考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生日祝福语
  • 拜年祝福语
  • 给朋友的祝福
  • 给老师的祝福
  • 给领导的祝福
  • 英语祝福
  • 新学期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给父母祝福语
  • 节日祝福语
  • 节日贺词
  • 节日诗歌
  • 节日习俗
  • 节日晚会
  • 放假安排
  • 火车票订购
  • 12306订票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祝福语 > 结婚贺词 >

    《青楼集》“花旦”考_花旦

    分类:结婚贺词 时间:2019-05-14 本文已影响

      摘 要:《青楼集》中擅长“花旦”演出的演员数目众多,学界对“花旦”所指颇有争议,本文从《青楼集》的文本出发,结合当时演出的化妆方法进行研究,认为“花旦”的“花”也许即是由“花面”的“花”变迁而来,而“花旦”即是负责诙谐、滑稽效果的女性脚色。
      关键词:青楼集 花旦 花面
      元代夏庭芝《青楼集》中记载了很多著名演员,并备注他们所擅长的剧种,驾头、绿林、软末泥等不一而足,这其中尤以擅长“花旦”的人数最多。
      珠帘秀:杂剧为当今独步,驾头、花旦、软末泥等,悉造其妙。
      天然秀:闺怨杂剧为当时第一手。花旦、驾头,亦臻其妙。
      李娇儿:姿容姝丽,意度娴雅,时人号为小天然!花旦杂剧,特妙。
      张奔儿:善花旦杂剧。时人目奔儿为温柔旦!李娇儿为风流旦!
      顾山山:至今老于松江。而花旦杂剧, 犹少年时体态。
      荆坚坚:善唱,工于花旦杂剧。人呼为小顺时秀!。
      孔千金:其儿妇王心奇, 善花旦, 杂剧尤妙。
      这说明“花旦”杂剧在当时非常流行。那么,什么是“花旦”呢,学界对这个问题一直抱有争议。
      夏庭芝的定义是“凡妓,以墨点破其面者为花旦。”王国维老师在《古剧脚色考》认为“花旦”是“元曲之色旦,搽旦也。”孙楷第老师继承王国维老师的看法,还引杨显之《酷寒亭》中萧娥的装扮为证。解玉峰老师不同意“花旦”即“搽旦”的观点,他认为“从现存元明北杂剧剧本看,‘搽旦’一词,仅见于明抄明刊本北杂剧,元杂剧则未见。所以元时杂剧表演是否有‘搽旦’一门,是大可怀疑的。从另一方面看,明抄、明刊本北杂剧的‘搽旦’一般扮演品行不端或泼辣、乖戾的女性,其所扮人物在剧中并非主要人物,都不唱套曲,在整个杂剧表演中也是无足轻重的。如果夏庭芝《青楼集》中‘花旦’是一种脚色,其地位却应当是极为重要的。”他对“花旦”的看法是:“用‘花子’做面饰的年轻女子”。日本学者青木正儿认为“花旦”“大半是扮演妓女、妖妇等轻佻女人。”这种说法影响很大,《青楼集笺注》对“花旦”的定义:“元杂剧角色名……是扮演年轻女子特别是烟花妓女之类人物为多的脚色。”和《元曲大辞典》中对“花旦”的定义:“戏曲脚色行当……元杂剧中花旦所饰当以爱情剧中的少女或妓女为主。”都受到了青木正儿老师的影响。近来杨秋红老师提出了新解,杨老师从明初朱权《太和正音谱》“杂剧十二科”中“烟花粉黛”类下注“即花旦杂剧”这一文献入手,指出“烟粉”一词最早使用于宋代话本小说,主要讲女鬼和人间男子的爱情故事,并引用《搜神记·产亡点面》的民间故事为例,民间传说产亡的妇人死后会化为冤魂来人间纠缠,故在殡葬时用“以墨点面”的方式来化解;而《中山出游图》重钟馗小妹两颊涂墨的古画,也是古人用“以墨涂面”的方法来装扮鬼神的有力佐证,因此杨秋红老师提出“‘花旦’是元杂剧中扮演女性鬼魂的脚色。”的看法。
      我认为同解玉峰老师对 “花旦并非搽旦”的分析十分有道理,《青楼集》在“李娇儿”条下云:“花旦杂剧特秒。”在“张奔儿”条下云:“善花旦杂剧。时人目奔儿为温柔旦,李娇儿为风流旦。”如此,温柔、风流为花旦杂剧中女性的特点,且二者都不含贬义。《青楼集》在“顾山山”条下又云:“花旦杂剧犹少年时体态。”故体态可人,当是花旦的又一特点。所以,花旦应是扮演体态可人、温柔、风流的女子。这与周宪王《香囊怨》杂剧第一折【寄生草】曲所列花旦剧本的面貌正相吻合。《金线池》(元曲选本)剧中杜蕊娘对待爱情坚贞、痴情。《西厢记》中的莺莺端庄、温柔、矜持,红娘活泼、正直、可爱。《东墙记》的董秀英坦率、热烈、果敢。这些女性形象也与青木正儿所持的“花旦”“大半是扮演妓女、妖妇等轻佻女人。”的观点相悖。但解玉峰老师说“善‘花旦杂剧’的一定在杂剧表演中可以唱套曲,属于‘正脚’。”的观点则有悖于作者夏庭芝的原意。在《青楼集志》中,夏庭芝说“‘杂剧’则有旦、末。旦本女人为之,名妆旦色;末本男人为之,名末泥。其余供观者,悉为之外脚。有驾头、闺怨、鸨儿、花旦、披秉、破衫儿、绿林……”显然作者是将“花旦”归入“外脚”一类,“外脚”即与正脚(正旦、正末)相对的一类角色名称,不一定有机会演唱套曲。例如明朱有燉在他的杂剧《继母大贤》中,用到了“花旦”,剧中标为“花旦”的喜时秀,在剧中就不主唱。当然,《继母大贤》剧出自明代,距离元代有一段距离,所以也可能与当时的情况有出入,聊做参考。杨秋红老师对“以墨点破其面者”的考证十分新颖独到,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释,我认为很有道理,但是宋代“烟粉”话本小说,是否一定就是元代“花旦”杂剧的前身,还有待商榷。
      “以墨点破其面者”显然是一种演员化妆方法。黄殿祺老师在《中国戏曲脸谱》中说“宋杂剧、金院本中的乐舞部分,原多采用假面化妆,随着戏剧题材的发展,观众审美要求的提高,涂面化装逐渐成为主要方式,并且形成了“素面”和“花面”两种基本化妆方法。当时的“花面”化装所用的颜色主要是粉(白)和墨(黑)两种,这种妆面又称为“大面”、“花扮”,在当时主要用于副净、丑,把面目勾画得夸张滑稽,重在诙谐。”从一些元代作品中,也可以找到些“花面”化妆在演出中应用的记载。如元代杜仁杰《庄家不识勾栏》散曲记载说:“中间里一个殃人货,裹着枚皂头巾,顶门上插一管笔,满脸石灰更着些黑道儿抹。”宋元南戏《宦门子弟错立身·第五出·六么序》中说:“情愿为路崎,管甚么抹土搽灰。”黄老师说“所谓‘抹土搽灰’,土指黑色,灰指白色。”最初使用这种化妆方法的脚色往往是“副净”、“丑”,力求诙谐,务在滑稽,以取悦观众,明胡应麟《庄嶽委谈》记花旦角色的面部化妆是:“以墨点破其面,谓之花旦,今惟净丑为之。”吴太初在《燕兰小谱》例言中曾经说过:“元时院本,凡旦色以涂抹科诨妍者为花;不敷粉墨而工歌唱者为正;即唐雅乐部之意也。今以弋腔、梆子曰花部,昆腔曰雅部,使彼此擅长,各不相掩。”黎新认为“花旦杂剧是金代‘笑乐院本’的进一步发展,剧中角色以花旦为主,在早期多扮演一些戏剧性的生活小戏,后来才成为杂剧十二科的一种。”当时负责演唱套曲的正旦角色是不搽脂粉的,而花旦的面部化妆却要“以墨点破其面”。由此我猜想,“花旦”的“花”也许即是由“花面”的“花”变迁而来。而“花旦”即是负责诙谐、滑稽效果的女性脚色。
      
      参考文献:
      [1] [元]夏庭芝著.孙崇涛,徐宏图笺注.青楼集笺注[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90.
      [2][明]朱权.太和正音谱笺评[M].北京:中华书局,2010.
      [3]王国维.宋元戏曲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4]黄殿祺.中国戏曲脸谱[M].北京: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01.
      [5]青木正儿.元人杂剧概说[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57.
      [6]胡忌.宋金杂剧考[M].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
      [7]王季思主编.全元戏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
      [8]杨秋红.《青楼集》“花旦”新解——兼与解玉峰老师商榷[J],戏曲艺术.2006(02).
      [9]李舜华.论元杂剧旦色的发展[J].学术研究.2004(03).
      [10]李简.元明曲学家杂剧分类解读[J].北京大学学报.2008(01).
      作者简介:李康来,女,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专业:古代文学, 研究方向:元明清文学。

    相关热词搜索:花旦 青楼

    《青楼集》“花旦”考_花旦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