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入团申请书
  • 入党申请书
  • 申请书格式
  • 初中生
  • 初一
  • 初二
  • 初三
  • 中学生
  • 高中生
  • 高一
  • 高二
  • 高三
  • 入党介绍人
  • 党性分析
  • 入党政审材料
  • 高中生
  • 大学生
  • 研究生
  • 军人
  • 部队
  • 公务员
  • 职员
  • 教师
  • 工人
  • 农民
  • 教师
  • 1000字
  • 800字
  • 600字
  • 500字
  • 400字
  • 300字
  • 200字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申请书 > 教师 >

    在现实与网络间切换的青春_最美的青春百度百科

    分类:教师 时间:2019-05-14 本文已影响

      摘 要:进入新世纪以来,“80后”的写作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学热浪,“80后”将网络作为“话语生产”的空间,并以此功能的发挥建立他们的文化权利。同时,青年在网络上创造的符号也让自身异化。或许这个独特的群体的出现将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又一次重新出发。
      关键词:80后 网络写作 符号异化 文学可能
      “80后”一词,最早出现在一些网络诗歌论坛上,2001年才有人提出“80后作家”的概念。2002年9月,在“漆”、“扬子鳄”、“春树下”等网络论坛,一批80年代出生的诗人首先自我命名为“80后”。其实,关于80后由谁最先命名也许很难准确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2004年2月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把北京少女作家春树作为封面人物,并与韩寒、曾经的黑客满舟、摇滚乐手李扬称为“中国80年代后的代表”这一事件,是“80后”这一概念最终得到普遍公认和传播的重要推动力。众所周知,进入新世纪以来,“80后”的写作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学热浪,青春视角下的当下文本,实在要比许多技巧圆熟的作品多了很多现代人的灵魂和生气。也许80后,乃至90后的精神状态是可以用来描述中国人的状态的极好途径。
      当下我们处在一个急剧转型的阶段,中国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他们的生存在不经意的时空转换中,已经真正踏入标榜物质主义的现代社会,成长中已经没有了外在的“大历史”的强烈的冲击。不再将“青春”的叙述和诸如“革命”、“理想”、“诗”、“热血”以及“爱情”等等“现代性符码”联系在一起。“大叙事”的历史的扣连被“小叙事”的命运的波澜所取代,一种中国的历史境遇,被一种具有普遍性的人的命运的感受所替代。而苦难、贫穷和饥饿在大多数情况下已经成为妈妈讲的“过去的故事”(尽管苦难的世界、恐怖、暗杀、绑架乃至频频发生的矿难仍然出现在电视新闻中,但是对于他们甚至于大多数人来说仅仅是新闻而已)。
      他们的记忆和思想越来越当下化,越来越留下一种即时反应的色彩。他们注重感性的生活和消费,却并不注意一种极为克己的生活。他们对于享受生命的追求远远比积累财富更为重要。在市场经济已经成为社会的“常态”的21世纪,日常生活往往没有那种剧烈的变革时代或者计划经济下以生产为中心的文化的那种戏剧性。于是80后的文化则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寻找一种超越“平庸性”的空间。
      在衣食无虞的岁月中,成长往往是一场没有目标没有对手的无声的战争,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不知道该如何放置自己晃动的信念、情感和目标。高速发展的电子信息技术使青年流行文化在网络上以各种各样的符号呈现出来,“80后”将网络作为“话语生产”的空间,并以此功能的发挥建立他们的文化权利。青春期的躁动、憧憬、叛逆、自我,都在网络“虚拟社会”中得到对应的生长空间,然而,也正是青年在网络上创造的符号将自身异化。确实,在制度化现实社会的对应下,网络给予青年人叛逆的可能,现实的缺失转而在虚拟中拥有。由于青春期的所有渴望和诉求不是在现实世界,反而是在虚拟世界得到最大的满足。多重ID导致了虚拟化身与现实身体的分裂。青年面对面交际的能力不断弱化,网络人一机一人的交流方式让青年会习惯临时简单的交换关系和一种心灵在场而身体缺席的交流方式。数字化的网络“虚拟世界”真正成了“网络一代”的青春放牧地、百花园、化妆舞会和狂欢广场,是他们“秀”的舞台、“酷”的空间、“雷”的天地。
      网络改变了80后,80后构筑了网络。他们既是接受者又是传播者,既是观众也是演员。青春就在网络“虚拟世界”与现实生活的“切换中”度过。他们见证了这个时代的杂色而又单一的青春,以及对于这种青春面目的认知过程。文学在这里仅仅成为一种见证的方式,于是青春记忆借助文学成为当下文化的一种镜像。正是这一批远离传统经典意义的写作,在浮躁漂忽的社会语境中呈现出某种时代的真实性。借助于网络,“80后”文学避开了传统发表机制的束缚与父辈作家审美趣味的影响,自由而自在,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迅速赢得了同龄人的呼应和共鸣,直到风生水起,众声喧哗。
      英国学者利维斯和桑普森认为新兴的大众传媒在商业动机的刺激下所普及的流行文化,往往推销的是一种低水平的满足,而这将误导社会成员的精神追求。在这个以消费主体为中心的写作的泛娱乐时代,从酒吧、歌厅、到影视荧屏上的各种晚会、海选,娱乐正在梦幻般的美化着生活。青年网络人的写作正在用泛滥的抒情遮蔽冷峻的真相,以艺术的所谓洁癖来掩盖思想的怯懦和懒惰。然而正如西美尔所说的那样“无限的追求快乐使人变得厌世”。 当前社会处于新消费时代,也是一个政治环境相对宽松的时代,文学与政治和道德的关系相对松散,文学的教化功能淡化,不再刻意强调“文以载道”。文学变得更为纯粹和个人化,文学已经走下高贵的圣殿,少了一份说教多了几分娱乐和美感,成为消费文化的对象之一。大众式“快餐文化”助长了功利性和平面人格,传播媒介的发展,使青年流行文化成为一种震撼性的诉诸感官刺激的文化,对自己的姿态有一种自我迷恋,精神变得狭窄,世界在这里被简化,出现网络青年的后儿童世界。一个以零食、双肩包、火星文为符号标志的世界。他们在儿童世界的符号中逃避现实压力,个性形象被模式化、偶像化,导致青年只能成为时尚先锋而非思想先锋,当面对时代变迁带来的种种压力时,处于主体性迷失的悬浮状态而不知所措。
      尽管主流文坛曾经漠视甚至尝试拒绝,但这股不小的文学热浪还是在文学和商业联手打造的神话氛围中,在与主流文坛短兵相接的冲突和若即若离的和解下昂然挺立。 21世纪是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大叙事”的历史的扣连被“小叙事”的命运的波澜所取代,一种中国的历史境遇,被一种具有普遍性的人的命运的感受所替代。信息革命带来的媒体和互联网时代和全球化带来的新的视野,让他们有远比上几代人见多识广的开阔的视野和市场经济带来的几乎无限的选择性。青年代表着活力、希望和勇气。“80后”独特的生活观、奇崛的想象力、神采飞扬的语言和写作中无处不在的求变渴望,这些都是新世纪文学写作不断寻找新的可能和方向的巨大动力,或许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又一次重新出发。从而带来中国和平崛起时代告别民族“悲情”和历史重负,昂扬乐观地面对未来的可能性。
      作者简介:黄凤玲(1973—),女,副教授,云南大学文艺学硕士在读,主要从事比较文学与文化批评研究。

    相关热词搜索:切换 现实 青春 网络

    在现实与网络间切换的青春_最美的青春百度百科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