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思想汇报范文
  • 思想汇报格式
  • 3000字
  • 2000字
  • 1500字
  • 1000字
  • 积极分子
  • 教师思想汇报
  • 部队思想汇报
  • 研究生
  • 十八大
  • 党员思想汇报
  • 入党思想汇报
  • 转正思想汇报
  • 大学生
  • 两会思想汇报
  • 党课思想汇报
  • 党校思想汇报
  • 团员思想汇报
  • 个人思想汇报
  • 工作思想汇报
  • 季度思想汇报
  • 建军节思想汇报
  • 缓刑思想汇报
  • 科学发展观
  • 一月思想汇报
  • 二月思想汇报
  • 三月思想汇报
  • 四月思想汇报
  • 五月思想汇报
  • 六月思想汇报
  • 七月思想汇报
  • 八月思想汇报
  • 九月思想汇报
  • 十月思想汇报
  • 十一月
  • 十二月
  • [翠翠与杜拉] 杜拉舞

    分类:建军节思想汇报 时间:2019-05-21 本文已影响

      多年前,重温《边城》与《情人》,觉得这两部小说有相似之处,不在语言和叙述,而是某种内核,沈从文和杜拉,都在述说着人类共有的感情,共有的情绪。于是冒出了一个想法,想将这两篇小说比较一下。
      再次重温这两个出于不同性别不同国籍作家的作品,时空交替中,我大胆地想象着。
      二十世纪初的某一天早晨,湘西碧溪岨十五岁少女翠翠与七十高龄的爷爷牵着缆绳载人渡河时,十五岁半的法籍少女杜拉也在渡船上横渡湄公河。十五岁半的杜拉与殖民地的人坐着汽车上了渡船。一只大铁船。湄公河的一条支流。宽阔浩大。少女杜拉打扮得怪模怪样,穿一条陈旧的真丝连衣裙——母亲穿过的,一双金丝高跟鞋,戴一顶茜红色软呢平檐男帽。杜拉横渡湄公河时,碧溪岨十五岁的翠翠在翠竹逼目的山坡上,听到有人喊渡河,飞快跑下溪边——茶峒的支流——跨上一只小木船,帮爷爷干着载人渡河的事。十五岁的翠翠布衣布裤,斜襟盘扣的红碎花衣裳映照着绿水青山。也许扎了两根长辫子,十五岁的少女是爱美的,翠翠的辫子应该是《红灯记》里面李铁梅那样子的。湄公河渡船上,黑色轿车里的一个华裔男子,打量着涂脂抹粉的杜拉。而湘西茶峒边的一条溪流上,拉渡船的翠翠,羞涩沉静的眼波里,已经泛起了几缕爱的朦胧。
      杜拉假期结束,从沙地集市广场坐当地人的车回西贡的寄宿学校。渡船上,贫穷的杜拉与那个富有的却被白人看不起的华裔青年相遇。杜拉天生懂得男女之事,也懂得怎样利用自己的身体走出绝望和贫困。生长于殖民地的杜拉,虽是法籍白人,过的并不是白人一样富有的生活。杜拉惊人地早熟。她没有拒绝,上了那个衣冠楚楚的华裔青年的黑色轿车,跟着他进了西贡城南的一个单人房间。杜拉和华裔青年都是孤独茫然的,他们用性,用对方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彼此消解着内心的绝望。西贡大街上车水马龙,人声喧闹,他们在街市的喧闹中,在绝望中,获得短暂的安慰和希望。
      翠翠可能是个文盲。单纯。聪慧。她牵着黄狗与爷爷一道去茶峒山城,不是去学校,去看热闹,采购过节的东西。端午节,她一个人站在河边的夜色里等爷爷时,遇上了河街上顺顺家的傩送二老,小小的心灵萌动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意。另一个端午,翠翠与爷爷在河街遇大雨,跟随顺顺家的长辈上顺顺的吊脚楼时,屋角,邂逅了天保大老。这两兄弟,大老二老,都看上了翠翠。翠翠,却对二老有意思。
      碧溪岨溪流清澈见底。
      湄公河支流汹涌浑浊。
      母亲知晓了杜拉的不良行为,把她关进屋子痛打、嘶叫。最终还是放任不管,由着女儿与那个有钱的华裔青年胡闹。杜拉一家人不拒绝青年请他们吃喝,却不愿搭理他。看不起。他是华人,家财万贯,在杜拉家人的眼里,华裔青年只是个下等人。杜拉的家人虽穷,却是殖民地的法籍白人,不屑与富有的黄种人交往说话。杜拉的母亲和大哥看得起他的钱,看不起他这个人。华裔青年,掏腰包请杜拉一家人在高级酒店吃喝,像个胆怯的孩子,一点也不理直气壮,与杜拉说话,也只能耳语。他如果壮起胆子说话,杜拉的母亲和大哥装着没听见,态度高傲、冷漠,粗暴地捍卫着他们作为白人的优越。
      十五岁的翠翠,没爹没妈,边城的一个少女,去过的地方就是茶峒山城——偏远山区的小镇。十五岁的翠翠喜欢二老,却不表达,见到二老,躲得远远的。老船夫爷爷与翠翠相依为命,想起因爱情早逝的女儿,盘算着怎样为翠翠找一个殷实善良可靠的人家。大老托人找老船夫,表达了自己喜欢翠翠的心愿,老船夫心里乐意,满心欢喜,却不表态。老船夫要看翠翠喜不喜欢大老,他要外孙女儿嫁一个她自己喜欢的人。老船夫拖着,始终不表态。把大老的性命拖进了江水,翠翠的幸福也像落花流水一样远去。两兄弟月圆夜去为翠翠唱歌,大老明白唱不过二老,主动退出。大老是为翠翠离家出走,带着失落下桃源,永远没有回来。
      事情急转直下。
      船总顺顺与二老,把大老的死归于老船夫,要不是老船夫曲曲弯弯,车路马路的,大老怎么会负气下桃源!顺顺与二老,对老船夫有了看法,见面虽也像以前一样客气,态度却不似以前,热情里有着冷漠。
      老船夫仍然怀着希望。
      大老死了,还有二老,他知道翠翠喜欢的是二老,不是大老。
      为人质朴的老船夫,在翠翠这件事上,没有了往日的耿直,总是曲曲弯弯,绕着口舌打探顺顺和二老的意思。七十高龄的老船夫,在这件事上,像个害羞的大姑娘,满怀希望,却不好意思直说,一而再,再而三地饶舌,弄得顺顺二老都厌烦。
      杜拉年纪虽小,不是单纯痴情的人儿,她是在绝望和贫穷中,顺从了华裔青年。她没有想过要爱他嫁他,只想在绝望贫穷中,短暂地拥有他。华裔青年让她内心的绝望在肉欲下得到缓解。
      翠翠是单纯的痴情的懵懂的。爷爷试探她时,为了今后有个好的着落,她完全可以答应嫁给大老,翠翠没有动心,她喜欢的是二老。翠翠羞涩忧伤的心等待着,不知道大老的死与她有着间接的关系,情况发生了变化。
      爷爷固执地试探顺顺和二老。他以为还有希望。
      船总顺顺最后明白地对老船夫说:“伯伯,算了吧,我们的口只应当喝酒了,莫再只想替儿女唱歌!你的意思我全明白,你是好意。可是我也求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以为我们只应当谈点自己分上的事情,不适宜想那些年轻人的门路了。”
      船总的话绵里藏针,字字句句扎在老船夫的心上。
      内心的一线希望彻底破灭。
      希望因顺顺家的两个儿子而起,也因顺顺家的两个儿子破灭。
      杜拉与华裔青年在西贡简陋的房间里绝望地抱着对方的身体,生命里残存着生的希望。四周是嘈杂的喧嚣声,是人类要在俗世里顽强地活下去的声音。
      一切要来的都来了!
      是老船夫担忧的,也是老船夫准备好了的。
      老船夫内心的希望在雷雨爆烈的夜晚,像屋后的白塔一样坍塌了。他老了,已经承受不起内心的绝望。他在雷声滚动的雨夜,把生活的希望和绝望留给十五岁的翠翠,撒手不管了。一切都留给了还没有完全长大的翠翠。
      殖民地法籍白人杜拉的绝望,也是翠翠的绝望,是翠翠爷爷的绝望。雷雨冲洗着山野的夜晚。雷雨冲洗了老船工心中的希望。

    相关热词搜索:翠翠

    [翠翠与杜拉] 杜拉舞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