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春节
  • 除夕
  • 元宵
  • 端午节
  • 七夕节
  • 教师节
  • 中秋节
  • 国庆节
  • 重阳节
  • 光棍节
  • 腊八节
  • 新春
  • 小年
  • 二月二
  • 妇女节
  • 新年
  • 情人节
  • 劳动节
  • 母亲节
  • 父亲节
  • 儿童节
  • 万圣节
  • 感恩节
  • 复活节
  • 圣诞节
  • 元旦
  • 新年贺词
  • 新年寄语
  • 春节贺词
  • 春节寄语
  • 生日贺词
  • 开业贺词
  • 满月贺词
  • 结婚贺词
  • 红包贺词
  • 寄语
  • 贺卡
  • 对联
  • 春联
  • 灯谜
  • 祝福短信
  • 中考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生日祝福语
  • 拜年祝福语
  • 给朋友的祝福
  • 给老师的祝福
  • 给领导的祝福
  • 英语祝福
  • 新学期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给父母祝福语
  • 节日祝福语
  • 节日贺词
  • 节日诗歌
  • 节日习俗
  • 节日晚会
  • 放假安排
  • 火车票订购
  • 12306订票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祝福语 > 贺卡 >

    论《舞在卢娜莎》中的凯尔特文化表征 凯尔特文化

    分类:贺卡 时间:2019-05-14 本文已影响

      摘 要:《舞在卢娜莎》是爱尔兰当代著名剧作家布莱恩·弗里尔的代表作之一。该剧自问世以来在英语国家广受欢迎,屡获大奖。对该剧以往的研究多从回忆剧的视角剖析该文本中的怀旧情节,本文则着重从标题、对白以及人物角色三个方面来分析,以揭示其中的凯尔特文化表征。
      关键词:《舞在卢娜莎》 凯尔特 文化表征
      一、引言
      布莱恩?弗里尔(Brian Friel,1929-)被誉为当代爱尔兰最为优秀的剧作家[1]。《舞在卢娜莎》(Dancing at Lughnasa)(以下简称《舞》剧)是其公认的代表作之一。该剧于1990年在都柏林阿贝剧院(Abbey Theatre)首演,随后在英国国家剧院、美国百老汇剧院巡演并广受欢迎,先后获得Olivier奖、Tony奖等戏剧大奖,弗里尔也因此赢得了广泛赞誉。
      二、剧中的凯尔特文化表征
      全剧讲述了芒迪(Mundy)五姐妹一家在1936年(爱尔兰独立前一年)的生活,戏剧场景设置在爱尔兰多尼哥郡(Donegal County)的巴里贝格(Ballybeg)村。其中大姐凯特(Kate)执教于天主教教会学校,五姐妹中排行最小的克里斯(Chris)有一个私生子迈克尔,全剧也以成年后的迈克尔回忆的形式开篇。戏剧的发展围绕卢娜莎节以及卢娜莎舞蹈展开,同时伴随五姐妹的大哥杰克(Jack)被教会从非洲遣返回来以及迈克尔的生父格里(Gerry)来探望克里斯这两大情节。在多条戏剧发展脉络中,引人注目的是剧作家将凯尔特文化表征在与天主教教义之间的冲突中通过标题、对白以及人物角色的设置呈现出来,并用卢娜莎之舞作为强有力的缩影,凸显了凯尔特文化表征。
      首先,戏剧标题展现了凯尔特文化表征,总领戏剧发展。《舞在卢娜莎》这一标题使全剧置于古老的凯尔特文化背景之下,具有强烈的暗示意义。卢娜莎节是爱尔兰基督教化之前四大凯尔特节日之一,是为纪念凯尔特文化中最重要的神祗之一——丰收之神“卢”(Lugh)而设,居民在其庆祝仪式上跳有凯尔特特色的舞蹈。而在爱尔兰本土的盖尔社会秩序破碎之后,天主教逐渐开始压制凯尔特文化,禁止跳这种“异教之舞”。而戏剧的标题包含节日名称,揭示了剧中的一大冲突,即凯尔特文化与天主教教义之间的矛盾。而卢娜莎节日正是凯尔特文化的表征符号。
      其次,剧中收音机的命名产生的冲突,展现了凯尔特文化与天主教教义之间的对抗,进而凸显凯尔特文化表征。芒迪一家人在八月份前几天得到了第一台无线电收音机,“那年夏天我们有了第一台无线电收音机”[2],所以二姐玛吉想称其为“卢”,以纪念八月一日即将开始的卢娜莎节。但是作为教会学校的教师,大姐凯特是一个“非常得体的女性”(Plays:7),认为给一个无生命的物体命名不符合基督教礼仪意识形态,“给一个无生命的物体命名为有罪之行为,更不必说用的是异教之神的名字”(Plays:7)。所以一家人仍用印在收音机上的名字“马可尼”(Marconi)。尽管在凯尔特文化与天主教文化的这一次交锋中,前者受到压制,但五姐妹听到收音机里的音乐时仍不禁起舞,“我的母亲和她的姐妹突然手挽手跳起了一种流畅而自然的碎步舞,高声笑起来”(Plays:8),虽然在天主教徒看来此舞是异教行径。因此收音机虽名字未改,实际上它已成为丰收之神“卢”传递凯尔特文化的使者。
      再次,除了使用凯尔特传统的习俗与文化来设置背景,剧作家还在剧中设置了一个与凯尔特传说中十分相似的人物,小斯威尼(young Sweeney),一个在凯特看来是住在后山并在卢娜莎节日上被烧死的异教徒,“浑身上下遍体烧伤”(Plays: 28),小斯威尼也成为后山野蛮人的代表,后山也被凯特描绘成一个危险、野蛮之地。但在后续情节中,罗斯叙述道,“这个你说的奄奄一息的小斯威尼,他在好转,腿上会有伤疤但身体无大碍,后山是一个宁静祥和之处(Plays: 90)”,前后两种不同的叙述折射出小斯威尼无形中成为反抗天主教主流话语的代表,而其名字“斯威尼”本身与凯尔特古代传说中的人物斯威尼同名。传说中斯威尼否认基督教权威,因而被罚为一只鸟,只能靠在天空盘旋度过余生。而小斯威尼业亦被认为是异教跟随者,否认天主教权威,从而造成了可怕结果,对小斯威尼的后续叙述也折射出天主教对异教信仰的他者化叙述,而在整个过程中,小斯威尼在戏剧中没有发声,完全被湮没于天主教的话语权力之中。总体来看,剧作家通过该人物以微妙的方式将戏剧本身与古老的凯尔特传说联系起来,强化了凯尔特文化表征。
      最后,作为作品中一大主线的卢娜莎之舞,成为全剧中凯尔特文化的一个强有力的缩影。舞蹈是剧中最强有力的隐喻,因为它以最醒目也是最具一致性的方式展示了五位女性之间以及她们与外界的关系[3],是她们集体身份的表达。当收音机中音乐响起时,芒迪姐妹们不由自主地跳起了教会所不容的卢娜莎之舞,凯尔特文化表征符号也因此彰显。
      三、结语
      《舞在卢娜莎》作为布莱恩·弗里尔的一部代表作,以独特而又深刻的视角展现了爱尔兰独立前夕普通百姓生活中凯尔特文化的缩影。通过标题、对白以及人物的设置,剧作家彰显了爱尔兰本土的凯尔特文化,而受爱尔兰传统文化影响的五姐妹在音乐响起之时跳起的卢娜莎之舞,在剧中也成为凯尔特文化强有力的表征。
      参考文献:
      [1]Delaney, Paul. Brian Friel in Conversation[C].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0:204.
      [2] Friel, Brian. Plays Two[C]. London: Faber and Faber Limited, 1999:7. 后文出自该著的引文将随文在括号内标出该著作名称首词和引文出处页码,不再另注,文中所引原文系笔者自译。
      [3]Roche, Anthony. Contemporary Irish Drama: From Beckett to McGuinness[M]. Dublin:ColourBrooks Ltd, 1994: 286.

    相关热词搜索:表征 凯尔特 文化 卢娜

    论《舞在卢娜莎》中的凯尔特文化表征 凯尔特文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