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思想汇报范文
  • 思想汇报格式
  • 3000字
  • 2000字
  • 1500字
  • 1000字
  • 积极分子
  • 教师思想汇报
  • 部队思想汇报
  • 研究生
  • 十八大
  • 党员思想汇报
  • 入党思想汇报
  • 转正思想汇报
  • 大学生
  • 两会思想汇报
  • 党课思想汇报
  • 党校思想汇报
  • 团员思想汇报
  • 个人思想汇报
  • 工作思想汇报
  • 季度思想汇报
  • 建军节思想汇报
  • 缓刑思想汇报
  • 科学发展观
  • 一月思想汇报
  • 二月思想汇报
  • 三月思想汇报
  • 四月思想汇报
  • 五月思想汇报
  • 六月思想汇报
  • 七月思想汇报
  • 八月思想汇报
  • 九月思想汇报
  • 十月思想汇报
  • 十一月
  • 十二月
  • 【请诗评家对号入座】 请不要对号入座的图片

    分类:个人思想汇报 时间:2019-05-21 本文已影响

      还没入“夏至”,榕城就迫不及待地热起来。就在黄昏来临时,招呼吃海鲜、喝冰啤的电话进来了。我欣然前往。聚会的是一桌诗人,有几位不是诗人,是诗人的朋友——手中有钱或者有权能为并愿为诗歌活动买单、支持中国诗歌事业发展的朋友。
      很多诗歌聚会,从不同地方拉十几个诗人来,很粗暴地就把全国诗人给代表了,然后每人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冠以“中国诗歌论坛”“全国诗坛研讨”等大帽子“诏告天下”便完结了事。这已是诗坛尽人皆知的伎俩了。
      那么,今晚的聚会,是不是可以模仿着这样说呢——是以诗歌神圣的名义,谨代表榕城闽江南岸(大部分聚会诗人住宿地)全体诗人组织的一次“诗歌·海鲜”会。因为到会的均为闽江南岸之著名诗人,所以请允许我将他们的名字以字母来介绍:Y诗人、S诗人、J诗人、W诗人、G诗人、S诗评家,等等。
      菜肴很丰富,当然没有我们所谈论话题丰富。几瓶啤酒下肚,话题似脱缰之野马,跑过来跑过去,不过终究没有跑出“文学圈子”“诗歌圈子”这两大圈子。脸红耳热之时,X诗人将话题引向了对当下诗评家的“清算”“批判”,Y诗人以极其愤怒的口吻(他是否没有受到诗评家的青睐呢?好像不是啊)指出:
      现在有一类诗评家堪称“招潮蟹诗评家”。Y诗人在海边长大,他熟悉那些海产胜过他的兄弟。他说,我的老家海滩上有一种蟹,名招潮蟹,这种蟹的特点是,每当潮水退落时,它们爬出洞穴,在露出水面的海滩上来回奔跑觅食。而每当潮水滚滚上涨时,又在洞口高举着那只粗壮有力的大螯,好像在招手示意,欢迎潮水的到来。无论潮涨潮落,招潮蟹总在潮头欢呼雀跃。有一类诗评家跟招潮蟹一样,无论什么诗歌潮流袭来,他都在潮头奔跑、紧跟潮头,生怕落在了潮头后面,比如“下半身诗派”出现了,他说好;“垃圾派”出现了,他也说好;“口语诗”“废话诗”出现了,他还说好;比如“梨花体”出现了,他说好,“羊羔体”“乌青体”出现了,他依旧说好。他也不怕口水淹没了他。总之,这类“招潮蟹诗评家”紧跟潮流,就怕别人说他不懂、落伍。比如北京的C诗评家、南京的Z诗评家等就属于这类。
      在座的诗人对Y诗人生动的概括,报以热烈的掌声,深表赞许。X诗人发言完毕后,“击鼓传花”的游戏至此拉开序幕,随后,S、J、W、G等诗人一个一个慷慨陈词,将他们心目中的诗评家分类归档,明嘲暗讽,极尽揶揄之能事,而且同X诗人一样,他们大都选择了一样海产品来比喻诗评家,我将他们的观点分述如下。
      虾蛄诗评家。虾蛄又称皮皮虾,浑身长着一层硬硬的甲壳,甲壳边缘有锐钩状的刺,张牙舞爪,样子看起来很威猛,有的虾蛄的脖子部位还有一个“王”字,吃起来很不方便,不小心,刺就划了口。最重要的是,这种东西味虽然鲜,但吃起来没什么肉(只有每年1到3月份肉才较肥),除了壳厚、样子吓人外,无实质性的内容。我们有一类诗评家,也是虾蛄这样子,披着一身所谓“理论”的大壳,论起诗歌来,样子十足吓人,引用的都是外国人的话,我们也不知真假,但仔细推敲,其实是扯着大皮,内里什么内容都没有,就像吃虾蛄一样,看了他的诗歌论调,每次都后悔。比如广东的H诗评家、上海的W诗评家属“虾蛄诗评家”。
      香蕉鱼诗评家。据说——我没有见过——这种鱼样子很普通,爱吃香蕉,称香蕉鱼。它们成群结队游到一个洞里去,那儿有许多香蕉,它们游进去时还是样子很普通甚至有些斯文的鱼。可是它们一进了洞,就馋得跟猪一样了。它们吃得太胖了,就再也无法从洞里出来,连挤都挤不出洞口了。再后来,香蕉鱼们都死了。这种鱼的特点是,很傻,很不靠谱。有一类诗评家就是很傻,很不靠谱,他们的批评观只有两种:要么吹捧,捧上天;要么棒杀,一棒子打死。正因为爱走两个极端,所以他们的诗歌评论只是一些“大词”“虚词”的激情上演,悲哀在于,说好时不知道真正好在哪里,说坏时也不知道真正坏在哪里,像香蕉鱼一样,不知节制,自己把自己吃死。比如北京的L诗评家属此类。
      狗鱼诗评家。狗鱼是一种性情凶猛,行动迅捷的肉食鱼类,每小时能游八公里以上,常以矫健的行动袭击其它鱼类,很是厉害。一篇《鳗鱼因“狗鱼”而存活 》的文章介绍,日本的北海道出产一种味道珍奇的鳗鱼。鳗鱼的生命非常脆弱,只要一离开深海区,要不了半天就会全部死亡。一位老渔民发现了使鳗鱼不死的秘诀,就是在整舱的鳗鱼中,放进几条叫“狗鱼”的杂鱼。鳗鱼与狗鱼是有名的“对头”。几条势力单薄的狗鱼遇到成舱的对手,便惊慌地在鳗鱼堆里四处乱窜,这样一来,反而倒把满满一船舱死气沉沉的鳗鱼全部激活了。有一类诗评家可以称“狗鱼诗评家”,他们对诗歌有较强的艺术敏感力,反应迅速,文字攻击力强,诗坛因为有了他们而生机勃勃,比如济南的Z诗评家、北京的L诗评家当属此类。
      五花帽子头诗评家。当G诗人说出“五花帽子头”时,我们都不相信,以为他是为了凑数而编造的一个名头,其实不是,他说,五花帽子头是一种观赏金鱼,他家里的鱼缸里就有。五花帽子头,头大腹圆,四开大尾,全身以浅蓝色或粉红色为基色,体表由红、蓝、黑、白色等花斑或花纹组成,五彩绕身,分外美丽。头顶有方形肉瘤,像是戴着一顶帽子。这类诗评家喜欢给诗人戴帽子、贴标签,比如所谓的“新生代诗歌”“第三代诗人”“女性主义诗人”“新红颜写作”等等,五彩缤纷的帽子、标签满天飞,看上去很美,实则如肥皂泡。我以为,戴帽子、贴标签是一种不可救药的毛病,会桎梏和遮蔽诗人的成长。如果说我给诗歌戴帽子或者贴标签的话,只有两个:好的诗歌和差的诗歌。
      河豚诗评家。河豚又名气泡鱼,长得小小胖胖的,样子很可爱,身上有漂亮的暗色斑纹,也称小玉斑。我们知道河豚有剧毒,但是其肉鲜美柔嫩无比,据说,“食得一口河豚肉,从此不闻天下鱼”。剧毒、肉美,这就构成了一对矛盾,所以总有人“冒死吃河豚”。有一类诗评家跟河豚一样,样子看上去很可爱,又热情,但是有毒,有什么毒呢?就是品行低劣,招摇撞骗,骗财骗色,靠在诗评界混的一点小名声,加上花言巧语,专门去搞定一些急切想出名的诗人,能吹捧就吹捧,不能吹捧就诱骗,上当的人不少。这类“河豚诗评家”是诗评界的“大恶”,不可道也。比如河北的某某、成都的某某等都是。

    相关热词搜索:对号入座 诗评

    【请诗评家对号入座】 请不要对号入座的图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