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春节
  • 除夕
  • 元宵
  • 端午节
  • 七夕节
  • 教师节
  • 中秋节
  • 国庆节
  • 重阳节
  • 光棍节
  • 腊八节
  • 新春
  • 小年
  • 二月二
  • 妇女节
  • 新年
  • 情人节
  • 劳动节
  • 母亲节
  • 父亲节
  • 儿童节
  • 万圣节
  • 感恩节
  • 复活节
  • 圣诞节
  • 元旦
  • 新年贺词
  • 新年寄语
  • 春节贺词
  • 春节寄语
  • 生日贺词
  • 开业贺词
  • 满月贺词
  • 结婚贺词
  • 红包贺词
  • 寄语
  • 贺卡
  • 对联
  • 春联
  • 灯谜
  • 祝福短信
  • 中考祝福语
  • 高考祝福语
  • 结婚祝福语
  • 生日祝福语
  • 拜年祝福语
  • 给朋友的祝福
  • 给老师的祝福
  • 给领导的祝福
  • 英语祝福
  • 新学期祝福语
  • 毕业祝福语
  • 给父母祝福语
  • 节日祝福语
  • 节日贺词
  • 节日诗歌
  • 节日习俗
  • 节日晚会
  • 放假安排
  • 火车票订购
  • 12306订票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祝福语 > 妇女节 >

    蔡伟泽 蔡伟教授其人

    分类:妇女节 时间:2019-05-18 本文已影响

      初识蔡伟教授时,颇为失望。一者,他竟然只是年届四旬的壮年人,似乎还没有我年长,且顶上无银发覆盖,颔下无美髯飘扬,和我心目中著作等身的学者形象不吻合,有违我心目中大学老教授的“仙风道骨”形象;二者,他容易激动,一激动则口没遮拦,过于心直口快,缺少城府,又似有失高等学府大学者的沉稳与内敛。
      其时为2010年仲春,因参加第一届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而不远数百里奔赴金华,而蔡伟教授恰恰是该活动的“总导演”。好在活动本身很有趣,加之以请来的诸路“神仙”,都是极具“法力”之人,且“语林泰斗”王尚文先生,尽管已年逾七旬,尚且亦是顶上无银发、颔下无美髯,也就不好强求蔡伟教授了。这么想时,心中才释然。加之以得到了他赠送的专著《新语文教学研究》,拜读后对他的新语文教学观颇为认同,也就消弭了一些失落。
      再识蔡教授时,已是2011年的初冬时节。因为“国培”的机缘,我成了他的学生,他成了我的班主任兼导师。如此,我也就“尽弃前嫌”,如戴上了紧箍咒的孙猴儿,只能跟随了师父潜心修炼,期盼早获正果。
      因了这一层特殊的关系,再看蔡伟教授时,便觉得极为顺眼。这位浙派语文教育研究中心的掌门人,虽长期镇守在尖峰山下的浙江师范大学校园中,却从未忘却了语文的江湖上,还散落着四面八方的英雄豪杰。于是,他广开山门,联手全国中语会,连续举办了两届新语文教学尖峰论坛。他期盼着通过这样的“华山论剑”,能够汇集起天南海北的“语林高手”,共商语文大业,共探语文神髓。他甚至幻想着借助这样的机会,将他所倡导的浙派语文的大旗插遍语文教育的每个山头。
      他这样的想法,当然有点虚妄,颇有点武林人觊觎武林盟主之位的贪心。然而,人在武林,却不对盟主之位心存幻想,这样的人,却又未免过于消极。古往今来,但凡成就大事业者,谁又不该有一份雄心和胆识呢!
      据我在“国培”期间的近距离观察发现,这位由中学语文特级教师而华丽转身为大学教授的中年人,其血液中已被植入了一种无法医治“语文之蛊”。无论他如何“变型”,这蛊毒都将是终身难解的,而且会不时发作。我觉察到,蔡伟教授已是一名典型的“蛊毒症病人”。因其“中蛊”之日弥久,且频繁发作,目下已几至痴狂之态。经典性症状为“语文之蛊”每一发作,他便神魂颠倒、寝食难安,非沉浸至语文课堂而无以疗救。故而,他每夜总要和语文一起折腾至午夜之后方才能寝于卧榻,而凌晨之时却又为了语文而亢奋于电脑桌前矣。
      蔡教授中了“语文之蛊”是有缘由的。了解苗疆种蛊术的人都知道,苗女种蛊,只青睐自己钟情的男人。自称老男人的蔡伟教授,年轻时风流倜傥,招惹得语文这位美女痴迷万分。于是乎,为了防止蔡伟教授变心,该美女便在蔡教授接到浙江师范大学聘书的那个清风明月之夜,于牡丹花下,备下藏了蛊毒的美酒。教授由此而着了道儿。
      着了道儿却并不知情的教授,在接到浙江师范大学抛出的绣球的同时,也确实厌倦了中学语文美丽外表之后的歇斯底里的一面。他的逃离与背叛,本也是一种正常现象。然而,自古文人多情,人虽归附了大学,心却又始终牵挂着中学语文。我私下里认为,教授一定是渴望着拥有分身术的,如果能将自己分成两半儿,一半儿在高校的学术圈里浸淫理论,另一半在中学语文的园地里辛勤实践,岂不双赢?哪里还会遭受这蛊毒之祸!
      现在,教授在带领我们这些一线高中语文教师钻研教学理论和教学实践时,再站中学语文的讲台,便有了一种客串的感觉。教授总是谦逊地说自己已经脱离教学一线多年,已无法适应当下中学语文教学的诸多要求。想一想也是,本是名角,却变成了票友,身份的错位,总是会让人难以真正进入剧情之中。但教授却并不甘心这样地失去,故而,教授便重新披挂上阵,为我们这些学员演绎《念奴娇?赤壁怀古》。看教授授课时,我愈发感觉到“蛊毒”发作的征象:面对中学生的教授,既暂时回归了中学语文教师的身份,又多少烙上了大学教授的印痕。慷慨豪壮之中,隐隐有书院中的线装书的味道,从字里行间弥散而出。
      蔡伟教授是个善于营造高潮的人。听他演说,但凡音调提高八度之际,玫瑰、海棠、百合等等鲜花便一起蓬勃而出,比之于口吐莲花者又胜数筹。自然,掌声雷动,群情激奋,我的那些同样容易激动的同学们,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便蜂拥上台,和教授亲密合影,以作永久的骄傲。
      教授是高考的叛徒,自然最反对学员们讨论高考。在教授为我们申请的“国培之友”QQ群里,凡有关于高考的言论,教授常常不厌其烦地叮嘱,希望多谈语文情怀,多谈风花雪月。教授总是强调,语文不是用来高考的。语文教师可以并应该“玩”语文,却不能玩弄语文,也不能被语文玩弄。教授这么说时,一定是又念起和中学语文初恋之时,语文那娇羞柔美的姿容。同时,也想起了被高考折磨成几近精神分裂的另一面的中学语文。想来,执子之手,却未能与子偕老,是教授内心的一种痛。
      (江苏省仪征中学;211900)

    相关热词搜索:其人 教授 蔡伟

    蔡伟泽 蔡伟教授其人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