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年终工作总结
  • 年度工作总结
  • 个人工作总结
  • 年度总结
  • 年终总结
  • 个人总结
  • 周工作总结
  • 月度工作总结
  • 工作小结
  • 季度总结
  • 半年总结
  • 转正总结
  • 试用期工作总结
  • 实习工作总结
  • 考核总结
  • 总结与计划
  • 工作总结报告
  • 工作总结模板
  • 工作总结PPT模板
  • 1月工作总结
  • 2月工作总结
  • 3月工作总结
  • 4月工作总结
  • 5月工作总结
  • 6月工作总结
  • 7月工作总结
  • 8月工作总结
  • 9月工作总结
  • 10月工作总结
  • 11月工作总结
  • 12月工作总结
  • 工作总结开头
  • 工作总结结尾
  • 工作总结怎么写
  • 200字
  • 300字
  • 400字
  • 500字
  • 600字
  • 700字
  • 800字
  • 900字
  • 1000字
  • 2000字
  • 3000字
  • 财务工作总结
  • 销售工作总结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工作总结 > 2000字 >

    《文选》及其研究语料考略 语料库生语料更具有研究

    分类:2000字 时间:2019-05-14 本文已影响

      摘 要:《文选》作为一部中国文学的重要总集,其编撰、注释、欣赏历来受到文人骚客的重视,进而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选学”。全面认识《文选》及其研究语料的宝贵价值对深入研究《文选》同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文选》 李善注 语料
      一、萧统与《文选》
      萧统,字德施,小字维摩,梁武帝萧衍长子,生于齐和帝中兴元年,梁天监元年被立为太子,三岁读《孝经》、《论语》,五岁读“五经”,性至孝,中大通三年卒,年三十一岁。
      魏晋南北朝以降,持续安定的政治社会环境和较成熟的文学气氛催生了中国现存第一部称得上文学总集的《文选》,“治定功成,远安迩肃……三四十年,斯为盛矣;自魏晋以降,未或有焉”(《梁书·武帝记》),“自中原沸腾,五马南渡,缀文之士,无乏于时。降及梁朝,其流弥盛,盖当时主儒雅,笃好文学,故才秀之士,焕乎俱集。”(《南朝·文学传》)
      《文选》由萧统主持编撰完成,因其谥号“昭明”,所以《文选》又称《昭明文选》。《文选》的编辑既离不开萧统的主持,也离不开“昭明太子十学士”的大力协助,张缵、张率、张缅、刘孝绰、到洽、陆倕、王筠、王锡、谢举、王规,其中萧统最为倚重的当属刘孝绰。萧统修建乐贤堂,乃使画工先画刘孝绰的像,《文选》文章繁富,众人都争取为他编纂,萧统独使刘孝绰“集而序之”。(“太子文章繁富,群才咸欲撰录,太子独使孝绰集而序之。”(《梁书·刘孝绰传》),“或曰:晚代铨文者多矣,至如梁昭明太子萧统与刘孝绰等撰集《文选》,自谓毕乎天地,悬诸日月。”(《文镜秘府论·南集·集论》))
      二、《文选》研究语料
      (一)南北朝、隋代
      《文选音》,萧该著。“兰陵萧该者,鄱阳王恢之孙也,少封攸侯。梁荆州陷,与何妥同至长安,行笃学,《诗》、《书》、《春秋》、《礼记》并通大义,尤精《汉书》,甚为贵游所礼……该撰《汉书》及《文选音义》,咸为当时所贵。”(《隋书·儒林传》)高步瀛说:“鄱阳王恢即梁武帝之弟,是该即昭明太子从父兄弟之子。而《文选》注以该为最先,亦可谓萧氏家学矣。惜其书今不传,不如《汉书音义》尤得见其大要也。”萧该的《文选音》今已不传,但还是留下一些佚文,尤刻本《文选》卷十五《思玄赋》:“行颇僻而获志兮,循法度而离殃。”注:“颇,倾也。离,遭也。殃,咎也。萧该《音》本作陂,布义切。”
      《文选音义》,曹宪著。“江淮间,为《文选》学者起自江都曹宪。贞观初,扬州长史李袭誉荐之,征为弘文馆学士。撰《文选音义》十卷,年百余岁乃卒。其后句容许淹、江夏李善、公孙罗,相继以《文选》教授。”(《大唐新语·著述》)曹宪的《文选音》当是他在江淮间用以教授许、李、公孙、魏诸人的。这是有《文选》学之名后的第一部著作,可惜《新唐志》已注云:“亡。”宋代更无其书了。日本所传残本《文选集注》中的《音决》还能找到它的佚文。《集注》残本卷九《吴都赋》:“刷盪猗澜。”《音决》:“唰,曹音子六反。”(《音决》刷作唰。)又:“渊客慷慨而泣珠。”《音决》:“忼,曹何朗反。”(又《音决》慷为忼。)
      (二)唐、五代
      《文选李善注》,李善著。阮元说:“曹宪精选学,传于一郡,公孙罗等皆有选注,至李善集其成,然则曹、魏、公孙之注,半存李善注中矣。”李善作为《文选》注的集大成者,他不仅超过同门许、魏、公孙,而且比曹宪也更为出色。“李善者,扬州江都人。方雅清劲,有士君子之风。”又“尝注《文选》,分为六十卷,表上之,赐绢一百二十匹,诏藏于秘阁。”(《旧唐书·儒学传》)李善除大量引用古代小学典籍供辑佚、考异之用而外,他还专为《文选》中的文字作出了音释,这在汉语史研究上是不可多得的瑰宝。
      《文选音义》,许淹著。“许淹者,润州句容人也,少出家为僧,后又还俗。博物洽闻,尤善训诂。撰《文选音义》十卷。”(《旧唐书·儒学传》)另有魏模也研习《文选》,《新唐书-儒学传》:“宪始以梁昭明太子《文选》授诸生,而同郡魏模、公孙罗、江夏李善相继传授,于是其学大兴。”又“魏模,武后时为左拾遗。子景倩亦世其学,以拾遗召,后历度支员外郎。”魏模父子传《文选》学,其事仅见于此,但其著述已不可考。《文选音义》,公孙罗著。“公孙罗,江都人也。历沛王府参军,无锡县丞。撰《文选音义》行于代。”(《旧唐书·儒学传》)“《文选》六十卷,公孙罗撰。”又“《文选音》十卷,公孙罗撰。”(《旧唐书·经籍志》)据其大小,可断十卷者为音,六十卷者为注。
      《文选五臣注》,吕向等五臣著。“吕向字子回,亡其世贯,或曰泾州人。”又“尝以李善释《文选》为繁酿,与吕延济、刘良、张铣、李周翰等更为训解,时号五臣注。”(《新唐书·文艺传》)“《五臣注文选》三十卷,衢州常山尉吕延济、都水使者刘承祖男良,处士张铣、吕向、李周翰注,开元六年工部侍郎吕延祚上之。”(《新唐书·艺文志》)《五臣注》中多有贬低攻击李善注之语,对自身却吹捧,唐人已看出五臣的狂妄和庸俗,李匡文:“世人谓李氏立意注《文选》,过于迂繁,徒自骋学,且不解文意,遂相尚习五臣者,大误也……所以广征引,非李氏之意,盖李氏不欲窃人之功。”(《资暇集·非五臣》)
      《文选集注》,日本流传残本。该本除了收李善注、五家注、公孙罗《抄》和《音决》之外,还有陆善经注,并且注出陆善经本与诸本的异同;古抄卷子本的标记和旁注也引用了陆善经的注语。陆善经,历史上没有专门的传记,但从其他人的传记中可看出,陆善经博览群书,著述丰富,且后世多有引用。
      (三)清代
      清何焯在复兴《选》学方面是较早且有重要贡献的,但这一时期主要以《文选李善注》为主要研究对象。余萧客《文选音义序》:“前辈何侍读义门先生当士大夫尚韩愈文章不尚《文选》学,而独加赏好,博考众本,以汲古为善,晚年多所折衷,士论服其赅洽。”黄侃:“以今观之,清世为《文选》之学,精该简要,未有超于义门者也。”(《文选平点》卷一)
      《文选音义》,余萧客著,共八卷。余萧客,字仲林,一字古农,长洲(今苏州市吴县)人,尝搜采汉唐诸儒遗佚,编为《古经解钩沉》三十卷,钱泰吉《曝书杂记》:“《文选音义》,吴县余仲林集《古经解钩沉》极精博,所为《文选音义》则体裁殊不称,《四库提要》详言之。《汉学师承记》谓仲林亦悔其少作,别撰《文选杂题》三十卷,今未得见。然《音义》多用直言,便于省览。载义门校语颇详,亦初学所不废也。”其另有《文选纪闻》三十卷,皆按《文选》逐篇录入前人典籍有关资料,引书皆记篇卷,便于查记,十分方便。

    相关热词搜索:语料 文选 研究

    《文选》及其研究语料考略 语料库生语料更具有研究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