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思想汇报范文
  • 思想汇报格式
  • 3000字
  • 2000字
  • 1500字
  • 1000字
  • 积极分子
  • 教师思想汇报
  • 部队思想汇报
  • 研究生
  • 十八大
  • 党员思想汇报
  • 入党思想汇报
  • 转正思想汇报
  • 大学生
  • 两会思想汇报
  • 党课思想汇报
  • 党校思想汇报
  • 团员思想汇报
  • 个人思想汇报
  • 工作思想汇报
  • 季度思想汇报
  • 建军节思想汇报
  • 缓刑思想汇报
  • 科学发展观
  • 一月思想汇报
  • 二月思想汇报
  • 三月思想汇报
  • 四月思想汇报
  • 五月思想汇报
  • 六月思想汇报
  • 七月思想汇报
  • 八月思想汇报
  • 九月思想汇报
  • 十月思想汇报
  • 十一月
  • 十二月
  • 当前位置:大范文网 > 思想汇报 > 1000字 >

    [《复仇(其二)》解读]极速复仇免费观看

    分类:1000字 时间:2019-05-14 本文已影响

      摘 要:鲁迅的散文诗《复仇(其二)》是对耶稣蒙难故事的改写, 融汇了作家个人深刻的生命体验, 表达了“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复仇精神与“俯首甘为孺之牛”的牺牲精神。本文试图通过对文本进行细读,体味文中困境与绝望中的精神报复之意以及深沉而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进而感受鲁迅当时的精神痛苦和生命体验。
      关键词:鲁迅 《野草》 《复仇(其二)》 文本细读
      《野草》向来以其晦涩难懂、意象繁复、歧义较多闻名,而精巧独特的艺术构思以及宛转复杂的多义性,也正是《野草》的独特艺术魅力所在。
      《野草》集子中的《复仇(其二)》作于1924年12月20日,最初发表于同年12月29日。在临近诞生、宽恕的日子里,鲁迅想到的是受难、复仇。那么,在诞生和受难之间,在宽恕和复仇之间,在基督的十字架事件和鲁迅所书写的十字架事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以下将通过分节的方法对文本进行细读。
      一
      耶稣的形象对中国现代作家们来说影响是巨大的。林语堂曾说:“上帝已不再是虚幻的, 它已从耶稣身上具体地表现出来。这就是宗教, 完整而纯粹, 绝对不是一种假设。”[1]耶稣是作为一种献身人格和爱的宽恕的人格被中国作家接受的, 因此, 作为基督教核心概念的“上帝”与“耶稣”,对于中国现代作家来说, 与其说有着宗教意义, 不如更确切地说是文化的意义。
      从《复仇(其二)》的内容层面上来看,《复仇(其二)》直接取材于基督教《圣经新约全书》第27 章关于耶稣之死的记载。鲁迅以这个古老的故事作题材,不过是利用这个古老的故事的躯壳来书写自己对于时代生活的感受,“耶稣受难”被赋予了新的灵魂、新的生命。
      二
      具体到《复仇(其二)》,我将其分为两个大部分。
      第一部分为第1-14节,主要描述了耶稣受难的过程。
      耶稣基督意味着受难,意味着遭弃绝, 先知是通过受难来实现其拯救世人的天职。“因为他自以为神之子, 以色列的王,所以去钉十字架。”从“自以为”一词,可以体会到“大众”对这个“神之子”的不承认和不认可,甚至是讥讽和嘲弄,民众的一种看好戏的心态跃然纸上。
      以兵丁为代表的以色列的民众任意戏弄他们自己的“先觉者”,从中体验一种迫害与发泄的快感,以使自己无聊的灵魂感受到一种残酷的快意。在这里,庸众的生存状态的展示比《复仇》更进了一步,《复仇》中庸众的无聊而麻木的“看客”心理转变为主动狂热参与的迫害心理,情感的冷漠转变为嗜血的疯狂,“四面都是敌意”一句就概括了耶稣与群众的对立。
      极刑是身体的受难, 身体的受难比精神的受难更为残酷。这里出现了钉杀的声音“丁丁地响”。在钉杀的书写之前,声音先行透入耳膜,似乎钉杀的残酷不忍目睹,只能去听。或者,钉杀得如此残酷,以至于钉杀的声音如此巨大,在没有看之前,声音就已经传入耳膜。钉杀“丁丁地响”,似乎每一次钉杀都可以听清楚,一下一下地钉杀, 甚至可以数得清楚钉了几次。鲁迅写出了钉尖、钉子的尖锐性。这样的钉尖要从肉体穿过,先是掌心,然后是脚背,随后一块骨头被钉碎了,这是从肉到骨的撕裂。痛楚也从肉到骨再到心,当痛楚到达心髓的时候,已经分不清是肉体的疼痛还是灵魂的疼痛了。心并没有直接被钉, 但是心髓已经碎了,这是肉体的疼痛,也是灵魂自身的疼痛。极刑的身体书写呈现了鲁迅深沉的虚无感,似乎唯有身体的疼痛才是真实的,才可以确切地把握,因此要着力将其标记出来以标记自己的在场。这是不可言说的言说。
      实际上,鲁迅在《野草》题辞中一开始就陷入了言说的困难:“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2]开口、书写、言说使鲁迅感到的是空茫的虚空,他所做的是不可能性的言说。因此, 鲁迅需要疼痛的清醒,残酷地面对残酷的迫害。鲁迅以深具现场感的绘画笔调写道:“十字架竖起来了;他悬在虚空中。”鲁迅见证的是十字架的虚空。十字架竖起来,意味着受难(Passion)的来临。
      什么是鲁迅在基督的十字架事件中所经受的“虚无“?有几层涵义:一是指耶稣被挂在天地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空虚;二是指“人之子”被看客们离弃。 “路人都辱骂他,祭司长和文士也戏弄他,和他同钉的两个强盗也讥消他”。耶稣作为先觉者, 不仅没有受到万民的尊崇与爱戴,反而遭受着由不理解带来的异乎寻常的迫害与耻辱,甚至比《复仇》中“他们俩”纯粹的被鉴赏还不如——他完全失去了像“他们俩”那样高出庸众的审视姿态, 只能孤零零地“悬在虚空中”。具有启蒙意识的复仇者的命运进一步恶化, 就像鲁迅《药》中的革命者夏瑜, 他们不但要品味与群众隔膜所带来的孤独感和无聊感, 更要成为拯救对象的牺牲品。
      人之子要“玩味”什么?是被钉杀的疼痛, 是对看客的悲悯和咒诅。人之子的玩味其实是对看客迫害的见证, 见证的是人性的根本恶。这是他的复仇方式。他主动迎向痛苦,细细玩味、细细体会、细细咀嚼,赋痛苦的实感于肉体之上,来体会到自己的存在,意识到自己的真实,远离“虚空”,找到“活着”的感觉,沉浸在自己的“大欢喜”中,以及对看客的“大悲悯”中——在耶稣看来, 以色列人的行为无知、愚昧而且残暴,钉杀救赎他们的神之子其实就是在钉杀他们的未来, 他不禁萌生一层深深的悲哀。
      作者从正常的人性上去把握耶稣的心理:他虽然博爱、宽恕, 但也具有人类正常健全的品格和人性。他的肉身被钉在十字架上痛苦地抽搐着, 他的灵魂在残酷的极刑中颤抖着, 但这都不足以动摇他的心志, 他甚至以悲悯和欢喜的态度对待兵丁对他的迫害和侮辱。真正动摇他的信心的是他对上帝的怀疑并由此产生了对自己献身的怀疑。正是那些他要竭尽全力去拯救和帮助的众人把他送上十字架的, 而他居然为帮助和拯救这些人全部奉献了自己。这是一个多么尴尬的悖论呀!于是鲁迅笔下的耶稣面对“四面都是敌意”的环境进行了复仇,他“玩味”、“悲悯”、“咒诅”这些人们,“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仇恨”一词正说明了耶稣这个“人之子”对“四面都是敌意”的情感回应。随着死亡时刻的到来,“腹部波动了”,而“悲悯和痛楚的波”使他产生了更为强烈的怀疑。此刻,上帝并没有降临,他不仅被众生背弃,而且居然也被上帝离弃,霎时间,耶稣意识到自己并非一个可以死而复生的“神之子”,而仍然是一个有着沉重肉身的“人之子”。耶稣彻底觉醒了, 尽管他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相关热词搜索:复仇 解读

    [《复仇(其二)》解读]极速复仇免费观看相关文章